首页  »  武侠情色  »  [疚]
[疚]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叔……叔叔,求……求求妳,放过我好不好……?」
 
  断断续续的哀求,自女孩的口中传出,那声音格外地令人兴奋。旁人听了都 忍不住想吃掉她,更别说是正在享用美好肉体的男人。
 
  裸露在空气中的身子是有些瘦,却也不会太过骨感。她的眼半闭着,却可看 出原本应该有双大而灵巧的眼。她的眉扭曲着,却仍能得知原本该有两道形状姣 好的眉;除了眼和眉,连小巧的鼻子和唇都因为痛苦而变形。但即使如此,那张 脸还是看得出她有多可爱。
 
  但是这张可爱的脸,正压在充满臭味的枕头上,在床上支撑着不住晃动的身 子。洁白细小的双手被往后拉,好似御马的疆绳;白嫩的臀部跷得老高,不情愿 地迎接那令她厌恶的东西。
 
    「喝、喝……放过妳?那叔叔的鸡巴谁来照顾呢?这样叔叔不是很可怜?」 
  尾音提高的问句,刺耳,更刺痛了女孩的心,即使是年幼的她,也感觉得出 男人不可能放过自己。
 
    啪啪啪啪……
 
    肉与肉规律的撞击声令她厌烦,压得她不停地吐出浓浊的气息。
 
  「嗯嗯嗯……唉!」
 
  男人缓下了动作,叹了一口气后,语重心长地道:「不要说叔叔不给妳机会, 那这样好了……妳带妳那个朋友过来,我就把那些全部还妳。不论是照片或是影 片。」
 
  梦寐以求的愿望,令女孩忘了压在身上的是什么样的人,她惊喜地转过头来 问男人:「真的吗?!」
 
    「当然啰,叔叔怎么会骗人呢?」
 
  女孩从一瞬间的欣喜回过神,思考着这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重拾正常生 活,就必须找个替死鬼。她得亲手将最要好的朋友拉入深渊!
 
    在那一瞬间,她竟有牺牲好友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好卑鄙,好卑鄙。 
  身下的女孩突然安静了下来,在思考着什么。男人知道。正因为知道,他用 力地拍了下女孩的臀部,充满弹性的肌肤发出清脆的声响。瞬间,雪白中浮现嫣 红。
 
  女孩吓了一跳,全身肌肉紧绷。这给男人带来心理及生理上,难以言喻的快 感。
 
    「是时候了!」
 
  男人将原本拉着女孩的双手移到了女孩的臀部两侧,调整了一下姿势——从 男人手中恢复自由的双手,成为新的支点,撑着身子好让自己不那么辛苦,然而 这样的姿势,却更利于男人性交。
 
  男人轻摇两下,让两人的结合更为紧密,紧密地的结合甚至发出了淫秽的水 声;然后,男人再次抽插。原本停止的动作又再开始,而且更快!从罪恶感中被 拉起的女孩,瞬间掉回快感的泥沼,而且陷得更深……
 
  体内的肉茎,用炙热强调自己的存在,它疯狂地刮弄着没有空隙的肉壁、硬 撼着娇嫩的花心,异样的快感深深地烙印在身上的每一处,也烙印在心里的每个 角落。如果只是单纯的痛楚,对女孩而言,说不定还不这么难受,明明不愿意, 身体却接受这种快感,这才是最令她痛苦的。
 
  淫液不停地分泌,使得没有缝细的结合,仍能顺利地进行着,也使得感觉更 加强烈,突然间,快感化为一道道强烈的电流,冲击着脑袋。
 
    「不……嗯嗯……不要,……停……停下来!」
 
  强烈的刺激让女孩难以承受,整个人好像快要疯掉了!不过,男人可不会停 下来,反而用更大的力量抽插。
 
    「唔……啊啊……」女孩再也忍受不住,身子弓起,发出尖锐的叫声。 
  男人感觉得到,女孩的阴道正在抽搐,一下又一下地夹着肉棒。舒服!可是 还不足以让他满足。
 
    「小妮子不乖哦,怎么可以偷跑呢?」
 
  高潮过后的女孩,几乎失去支撑身体的力气。于是男人稍稍撑起瘦小无力的 身子,继续着活塞运动,而且还把速度加快了数倍,进行最后的冲刺!
 
    啪啪啪啪……
 
  深色的肉茎更快速地进、出稚幼的身子,翻动着鲜红色的嫩肉,已经在高峰 的女孩被这样的攻势推向了更顶端,抽搐的,不只是体内,体外也感受到了性的 快感,连双腿都抖到发软。
 
    「来了!」
 
  男人大喝一声,重重地往前一顶,龟头紧紧地压着女孩的花心,浓稠炙热的 液体注满了孕育生命的殿堂,一波接着一波。那感觉不是不强烈,只是女孩再也 没有力气做出反应。
 
  她趴着,良久。直到男人抽出软化的肉棒,离开她的身旁,她仍没有动。任 凭白浊的液体,自微开的嫩穴中缓缓流出。
 
  性爱的感觉可以称得上是美妙,却令她厌恶。明明是被胁迫,明明不愿意, 可是身体却……自己真的像男人所说的是好色的吗?她很恨男人,更恨自己的反 应!
 
    「我……我不要再受这种折磨了。真的,真的好苦痛!」
 
    女孩流着泪,做了决定。
 
     ***    ***    ***    ***
 
  课堂上,女孩心不在焉。最近她常常这样,也常被老师点名。身为她的好朋 友的翎,细心地发现女孩今天的不同。
 
    今天的她,脸上是挂着笑容的。在这之前总是愁容满面。
 
    翎拍了拍女孩的背,小声问道:「小菁,什么事呀?看妳高兴的。」 
  小菁回头看了看她,又转头看了看老师。在确认老师没注意到这儿后,她小 声地说:「我最近发现一件很好玩的事哦!」
 
    小菁一脸兴奋的模样,引起了翎的兴趣。
 
    「什么呀?什么呀?」
 
    小菁回头看了看老师,又转过头对她说:「秘密……」
 
  「厚……妳都这样!之前看妳不开心,问妳也不说。现在有好玩的也不告诉 我。妳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啊?」
 
    小菁的眉头皱了一下,想说什么又住口。
 
  突然,两人的名字传遍了整个教室。两人望向声音的主人——她们的老师。 然后很自动地站了起来。等着她们的,是一阵不火不温的数落。虽不是粗鲁的辱 骂,却仍难受。同学们的目光,让她们从脸红到耳根了。
 
    即使已坐回椅子上,羞愧仍陪伴两人渡过了剩余的上课时间,直到下课。 
  当老师一离开教室,翎便想和小菁说话。没想到小菁更快,翎还不及开口, 就收到小菁带着满脸歉意的对不起。
 
  「呵呵,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没关系啦。老是看妳被叫起来,我也觉得 难过呢。就当作是陪陪妳也好。」
 
    小菁沉默了一会,说道:「那个……那个,我还不能告诉妳那个秘密……」 
    「……不过,小翎放学后有空吗?」
 
    「原来小菁想的是这回事。」翎心中想着,没有回话。
 
    「如果……如果有空的话,我带妳去。」
 
    看到好友吞吞吐吐的模样,小翎觉得有趣,噗哧地笑了出来。
 
    「好呀!」
 
     ***    ***    ***    ***
 
  在小菁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间公寓。公寓有点旧,不论是楼梯间或是她们 面对的门,都一样。这间公寓对翎来说,自然是陌生的。在电铃声响起后,出来 应门的男人,也是她陌生的。
 
    见陌生的男人出来开门,翎觉得有些奇怪。她看了看小菁,小菁也看着她。 
    小菁挤出一个笑容,对她说:「走,进去吧。」
 
  翎再看了看男人,他的脸上也满是笑容,似乎没有任何危险性。也许,是因 为她信任小菁,才会这么认为的。
 
    「妳们先坐,我去拿个东西。」
 
  翎觉得奇怪,到底这儿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呢?她问了小菁,小菁却什么也没 说,只是对她笑了笑。不明其所以然,她只能东张西望,看看能否发现什么蛛丝 马迹。
 
  不一会,男人便回来了。他和进去前没什么大改变,只是手里多了一台数字 摄影机和几卷带子。
 
    「东西……东西可以还我了吧?」小菁吞吞吐吐地说道。
 
  男人笑了笑,答道:「还不行,妳还得帮忙哩。毕竟是妳的朋友嘛,不照顾 一下不是太无情了吗?」
 
  「妳!……」小菁咬着下唇,脸上满是怒意却没敢发作,一张小脸胀的红通 通的。
 
  两人的对话及表情,翎都看在眼里。如果这是小菁说的有趣的秘密,为什么 她看来一点也不开心?此时的翎完全不懂怎么一回事。
 
    「来,开始吧!」男人用阴沉的声音,为一场即将到来的凌辱拉开了序幕。 
    「小菁,麻烦妳充当摄影师。对了,别想太多,妳要的东西并不在里面。」 
    「小菁,这是怎么一回事?」觉得奇怪的翎问道。
 
    被问问题的女孩皱着眉没有回答,默默地从男人手中接过摄影机。 
    男人对小菁一笑,转身走向翎。
 
  翎察觉到些许异样,面对逼近的男人显得有些畏缩,然而越是如此,越激发 男人的欲望。
 
    男人也不多说,伸手便往翎袭去。
 
    「啊!」
 
  翎想抵抗,可是反应及气力都不及男人。男人仅用一只手,就制住她纤细的 双手。
 
    「放手呀!」
 
  翎的力气,根本无法挣脱,不过这样的抵抗,男人并不喜欢。黝黑的铁箍一 紧,有如白玉般的双手被迫相拥,在交接处深陷着。男人的动作理所当然地带来 痛楚。一吃痛,翎便不敢用力抵抗,剩下的,只是形式上的挣扎。
 
  无助之际,她看到了唯一的希望。翎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她最要好的朋友。拿 着摄影机的小菁并没有停止摄影,面对好友的求助,小菁只是低下头来,不发一 语。
 
    「小菁,救我呀!」
 
    「哼!」男人用鼻子冷笑,然后开始卸下翎身上碍事的衣物。
 
    身为翎的好友的小菁,没有丝毫想帮忙的迹象。
 
  六神无主的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惊讶甚至让她连反抗都忘了,只是不停地 向将她引入陷阱的人求救。这让男人的工作十分顺利地完成。
 
  不一会功夫,翎身上的衣服已被剥的一干二凈,洁白无瑕的胴体完全曝露在 空气之中。
 
  两点粉红,在一片雪白中最是明显,自然吸引男人的注意,因此也成为第一 个被攻击的目标。男人伸出剩下的一只手,用力地揉着还没发育的乳房。粗糙的 手掌磨擦着柔嫩而敏感的肌肤。痛、难受,没有一丝一毫的舒服。即使如此,乳 首仍然开始坚硬。
 
    她的眼眶,开始湿濡。
 
    「小菁,救我……」
 
    小菁别过头去,只有冷冷的镜头仍面对着她。
 
    她的视线,开始模糊。
 
    「求求妳,放开我……」她转向乞求男人。
 
    男人没有理会,令她害怕的举动仍然持续。
 
    她的泪,开始滑落。
 
  无论形状或者是手中的存在感都不明显的胸部,仍令人爱不释手。没有瑕疵 的肌肤及粉嫩的颜色,足以弥补它的不成熟。
 
  一开始,男人有些性急,是以粗鲁了些。很快地,他的心情和缓下来。若是 单纯的凌虐,很难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厌恶却又在性爱中得到肉体的快感,让 女孩在矛盾中挣扎,才更让他快乐。
 
    「嗯,是该好好玩弄女孩了。」
 
  他的指尖似有似无地轻抠着已经坚硬的乳尖,奇怪的感觉让女孩身子一震, 彷佛被电流穿过一样。女孩的身子证明男人的动作很有用。除了轻触,男人开始 用手指揉捏。
 
    更为强烈的感觉袭击女孩,她感受到了,而他也感受到了。
 
  女孩并没有挣扎,出乎他意料外。第一次玩弄小菁时,并没有这么顺利。眼 前这个女孩,对于性的感受,远比小菁要来得强烈得多,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不过,挣扎或者没反应也无所谓,他有的是时间和办法。
 
    「住手……」
 
    没有反抗,只有微弱的声音和抽泣。
 
    好棒的配乐!
 
  男人低下头,轻啮粉色的蓓蕾,用舌头来回刷弄齿间的突起。可口的果实, 刺激着男人的唾腺,樱色的突起在逗弄中湿濡。
 
    身子虽然幼小,仍起了反应,女孩的呼吸声变得浓浊。
 
    「怎么样,开始舒服了吧?接下来还有更棒的呢!」
 
    翎没有任何回答。她的脑袋一片混乱,只是一直不停地在心里问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
 
  男人将翎拉到沙发上,强迫她躺着。她的双腿在男人的强迫下压着身子,身 子就这么被弯成「ㄑ」字型,耻丘完完全全曝露在男人面前。在男人面前的,除 了闭合的私处,还有可爱的菊穴。
 
  稚嫩的菊穴也是非常吸引人,不过,对在这之前完全没有性方面的经验的女 孩而言,或许太过刺激。男人还没有开发这地方的打算,日子长着呢。
 
    男人分开未成熟的肉缝,充满未熟气息的鲜红色映在眼中,令他食欲大开。 
    他用带着恶心黏液的舌,侵略着翎的私处。
 
  深红色、布满颗粒的异形映在女孩的眼中,也将恐惧印在女孩的心里。未知 的行为令她心生恐惧,但更令她害怕的,是身体带来的奇妙感觉。那并不算太难 受,反而带着一点舒服。但这些都是她无法理解的。无法理解,所以可怕。 
  下体的舌,用各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蠕动着,扩大了难以忍受的奇异感觉。早 已紊乱的呼吸更为急促,甚至牵动了整个身子。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着,想要摆 脱这一切。
 
  那种感觉不停地自下体产生,通过背脊到达脑门。身子的扭动越来越激烈, 好像想藉此来分散过激的快感,然而却是徒劳无功。突然,一股远比之前还强大 的电流猛地产生。她的身子一紧,彷若雷殛。全身的肌肉猛地拉紧,好像到达极 限的弓弦。接着,小小的身子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静静地躺在沙发上。 
    高潮过后,翎已经无法动弹,只剩下呼吸的气力。
 
    男人把翎丢在沙发上,站起来转身面对小菁。
 
    「小菁,妳过来。」
 
  看着自己的好友遭到这样的对待,而且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小菁恨不得离开 这个地方。如果看不到的话,就不会那么痛苦吧。可是男人反而把她叫到他们身 边。面对男人的呼唤,她想反抗却不能反抗。
 
    「知道该怎么做吧?」男人挺着下半身说道。
 
  小菁放下摄影机,用双手将男人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拉下。长满黑毛的阳具 挂在双脚之间,看起来是那么地丑陋。阴茎并没有勃起,不过,玩弄翎给他的快 乐早让马眼渗出不少兴奋的液体。黏液加上男人的气味,那里更令人作恶! 
  小菁将脸贴近男人胯下,不在意恶心的玩意和自己如此贴近。她扶起下垂的 阴茎,伸出舌头舔舐。男人的体液在味蕾上扩散,男人的气味在鼻腔、气管、肺 部里游荡。
 
    那味道,她早已习惯。
 
  她小心奕奕地舔着,吸着,从龟头到阴囊。露在外面的生殖器,没有一处不 受到小菁细心的呵护,整个阳具因小菁而充满湿气。细小的舌,好不容易将每一 寸都舔遍后,她才张开嘴,将那渐渐变大的阴茎放入口中。
 
  接着,小菁开始晃动着小巧的脑袋,为男人口交。柔细的秀发,因为头部的 牵引规律地飞舞着。在口中,那话儿已经觉醒为巨兽,几乎塞满了整个小嘴。然 而即使这样,小菁仍能不让自己的牙齿刮痛男人。这是多次「训练」的结果。小 菁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技巧。
 
  小菁知道男人的目的,并没有让男人射精,便吐了巨兽。当它出来时,已是 不停地跳动着的。上满唾液而发亮的它坚挺无比,看起来凶恶异常。
 
    她亲口弄硬的阳具,将要插在被自己陷害的朋友身上,令她感到更为愧疚。 
  但是,就算再怎么不愿,这里的主人是那个男人。他的命令是唯一的,而她, 只能遵从。
 
    男人意示她拿起摄影机,继续拍摄的工作。她,只能乖乖地照着做。 
  男人转过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少女,观察着刚被玩弄过的阴部,戏弄是足够 了,然而翎的身子并没能分泌能让性交顺利的爱液的量。男人才不管这些,他跪 坐在沙发上,将翎的身子拉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坚硬的阴茎不停地跳动, 摩擦着敏感的部位。
 
    翎害怕的叫道:「妳要做什么?!」那声音却一点气力也无。
 
  男人听若未闻,专注在自己即将要做的事上。他的手扶着阴茎,对准入口, 然后扶着翎的臀,使劲一顶。
 
    「啊!好痛!住手呀!」破瓜的痛楚让翎放声尖叫。
 
  本来失去的反抗意识,因痛楚而觉醒,失去的气力,也在瞬间凝聚。她的双 手使劲地想推开男人,可是却一点用也没有。她开始扭动着腰,想摆脱男人,可 是像铁箍一样的双手紧扣,让她完全没有离开男人的可能,这样的动作带了了更 大的痛楚。她的身子渐渐地明白了这点,于是她放弃了挣扎,靠着流泪抽泣和呼 吸来减轻痛楚。
 
    「真紧呀,好爽!」
 
  男人停下了动作,好享受进入处女体内的快感。反正她又逃不掉,没必要着 急。女孩体内的温热、女孩体内的狭小、女孩体内的湿濡,不论那一项,都是至 高的享受。男人停留了好一会,直到享受够了,才开始挥动夺走处女的凶器。 
  染上血色的阴茎不停地进出着少女,缓缓地,并不快。但小菁清楚地知道, 那有多痛。而且,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
 
  「呜呜……」男人的动作,好似锯子那样撕扯着柔嫩的地方,剧痛让翎开始 哭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幕,小菁很矛盾,她想移动脚步离开,却又觉得这时离开是不应 该的。翎是因为自己才会遭受不幸,她应该要好好看着翎受苦的模样,这对她来 说很难受,但只有这样折磨自己,才能减轻些许的罪恶感。
 
  初次的颜色,在帮浦运动中,均匀地涂满肉茎,因此变得不明显了,然而被 破处的事实却不会磨灭,而深深地烙在少女的心中,成为痛苦的回忆。心中的痛 不会这么易容消失,但身上的痛却不是这样。
 
  到了极点后,痛便不再痛。下体已经麻痹了,只剩下火烧一般的炙热,不停 地灼烧着翎的体内,即使男人加快了速度,却也不像先前那样难受了。痛楚消失 后,潜藏着的性的快感渐渐浮起,或许还不是很明显,但翎的身子已经确实地感 受到了。
 
    「喔喔喔,快要……」
 
  虽然男人想要让翎好好体验真正的性爱,不过毕竟是第一次,要让翎得到快 乐是很困难的,加上处女太过诱人,本来想慢慢来的男人,早就被性冲动给支配 了。夺取的满足感,加上狭窄阴道所带来的快乐,让男人满脑子只剩下射精的念 头。
 
  舒服,真是太舒服了!即使常常享受着稚嫩的肉体,但第一次的肉体令他十 分爽快,甚至差点腿软。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身体缓和一下,然后,便将速度再 向上提升,大力地干着女孩。
 
  男人进出的越来越快。已经熟悉性事的小菁知道男人快要射精了,心中更是 难受。
 
  到达极限的速度瞬间归零。男人用力一顶,大量的精液从马眼奔出,毫无保 留地注入翎的身子。
 
    「射了,全射在里面了!」男人兴奋地叫着。
 
  翎并不明白这件事代表的意思,对她来说,不过是一连串恶梦中的一部份。 但对明白这件事代表什么意义的小菁来说,却是巨大的痛苦。翎会遇到这种事, 都是她害的。
 
  男人休息了一会,才把泡在蜜穴中的阴茎抽出。软化的阴茎,依然巨大,抹 在油亮阴茎上的粉红,让人更觉得恶心。小菁注视着那东西时,发现男人在看着 她,连忙将头别开。
 
  小菁这样的举动,让男人兴奋不已,已经休息好一会的巨棒,在主人受到刺 激后再次觉醒。男人不多说话,一把便将小菁拉过来,拉下她的内裤,就这么直 接地插入小菁的体内,开始动了起来。
 
    被突袭的小菁立即反抗,叫道:「妳干嘛!」
 
    「只有妳朋友被干,这样说不过去吧?」
 
    「住手!」
 
    「刚干过妳朋友的阴茎,和平时有没有什么不同呀?」
 
    「……」
 
  内疚夺走了小菁的反抗意识。下意识地,小菁望向令她内疚的源头,在那儿 等待她的,是一双无神的视线。翎看着小菁,让小菁觉得很羞耻,急忙道:「不 要!」
 
  可是男人没有理会,甚至得意洋洋地玩弄着小菁,他将一只手伸进小菁的衣 服里,轻捏胸前的突起。小巧的乳头早已经变硬,微微的痛楚带来异样的感觉。 
  男人的舌也没有闲着,不住舔舐着粉嫩的脸庞和颈子。男人的动作中,「不 要」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自小菁的口中发出,只是越来越细微,最后也终将停 止。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就进行激烈的插抽非常的不适,甚至疼痛,然而被开发 过的肉体,早已经能够接受且沉溺其中了,幼小的体内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 
    爱液的润滑,使得不适渐渐消失。而快感,也越来越明显。
 
  一开始的小菁还想试图抵抗,可是不久后,意识已然朦胧,在男人的一次又 一次的攻击下,整个人变得飘飘然的。为了取得更大的快乐,身体开始迎合着男 人,虽然不明显,但确实是那样没错。小菁意识到这点,可是她已经不能控制自 己。
 
  男人清楚地接受到小菁身体的反应,为了避免不小心弄坏摄影机,他从小菁 手中接过机器,将它放在一旁,然后抬起幼小的身子,奋力地干着。辛苦播下的 种,早已经萌芽茁壮,这一番心血,怎么可能轻易就放弃?然而小菁却看不清这 一点,让自己的好友也沦为牺牲品。
 
  男人大力地抽送,强烈的撞击力道完完全全地传到幼小的身子里。小菁不止 承受下来了,而且身子也开始觉醒,将理性给消灭。
 
    「啊……嗯……啊……」
 
  她开始呻吟起来,身子也激烈的舞动,为的就是获得快乐。理智、思考什么 的,都不需要了,此时的她,追求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性,那便是快感。 
    「想要了!」
 
  确认了这一点的男人,更勤奋地摆动着。肉与肉的撞击越来越快,也越来越 响。终于,在小菁的娇呼声中停下。精液再次的喷发,注入另一个年轻的肉体。 
    炙热的精液注入体内,明明应该是痛恨的,这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她靠着男人的胸口,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从高潮中回过神的小菁,意识到自己又被奸淫了,急忙推着男人,离开他的 身子。牺牲了朋友,可是结果还是一样,她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
 
    「妳……妳骗人!明明说我带她来,妳就要放过我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直沉默的翎,大声地问着,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被问问题的人没有回答,当然得有人代劳。男人觉得自己有义务替小菁来回 答。
 
    「牺牲自己的朋友,好换取自由,这种事亏妳干得出来。」
 
    面对翎的眼光,怒气瞬间被愧疚取代。她低下头不敢望向翎。
 
    「呵呵……是吗?是这样子的吗?」
 
  课堂上的笑容、秘密,以及下课的对不起……原来小菁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都只是个陷阱!
 
  「不……我……是他用照片和影片威胁我的!」小菁不得不解释,因为抬头 的瞬间,她看到翎的笑容。令她害怕的笑容。
 
  「是吗?我可不是那样说的,我记得我是说:「妳带妳那个朋友过来,我就 把那些全部还妳。不论是照片或是影片。」」
 
  「是妳为了自己而下的决定!妳想要把朋友拉下水,做替死鬼,然后自己逃 走!」
 
    「……」
 
    谎言被拆穿的小菁不发一言,才刚抬起的头又再次低下。
 
  「其实,原本我真的想把照片和影片还妳的,可是妳这种牺牲朋友的作法, 我不能认同。况且,只有妳一个人可以自由,对妳的朋友也不公平。对吧?」 
  男人最后的问句是对着翎说的。翎虽然没有回话,但也没反对,她只是用充 满怒意的双眼望着小菁——陷害她的人想要安然离开,现在的她绝对不允许!明 明是始作俑者,却将一切责任推给她,说得好像事不关己,小菁觉得很生气,可 是一想到自己的朋友,她发现她没那个资格。
 
    在场唯一有资格愤怒的,是被她背叛的朋友。
 
  「对了,妳们知道的。这事最好别让其它人知道,如果我被抓或是出了什么 事,我的朋友会把这些东西放到网络上哦。我想,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吧?!」 
  接着,男人对着翎说着违背他的后果。不过翎并没有听进去,她现在剩下的 只有对背叛者的恨意,这恨意,使得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好了,妳们进去洗一洗吧,不然让妳们的家人知道,那可就糟糕了。」 
  男人让两人进浴室冲洗,自己并有没进去。他是故意这么做的——即使和两 个女孩一起沐浴是无上的享受,但让愧疚的小菁独自面对愤怒的翎,这种感觉更 令他快乐!
 
  浴室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这时的沉默比责难和怒斥更令小菁难受,可是她 没有勇气打破这个沉默。
 
  待两人清洗完毕,换上衣服后,男人交待了「下次」的时间,接着便让两人 离开这栋与地狱无异的建筑。
 
  两人回家的路是顺路,她们不得不走在一块。两个人的距离并没有很远,但 是心却像是被高墙隔开,无法接近。
 
  「对不起,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对翎说话,没想到话才出口,便被 打断。
 
    「妳去死!」丢出这三个字,翎头也不回地着离去。
 
  小菁停了下来,没有追上去,也不敢追上去。在双眼中的翎变得朦胧,然后 消失。除了哭泣,她什么也不能。
 
    翎眼中的怨恨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中,她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 
     ***    ***    ***    ***
 
    小菁坐在书桌前,手中拿着笔。
 
    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傻?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个好人,为什么自己要相信他? 
  不但没办法逃离那男人的魔掌,还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拉进了无底深渊。这 种罪恶感,远比成为那男人的玩物,还要令她难受百倍。
 
  多了几条痕迹的白纸,在朦胧的视线里濡湿。然而再多的字句,也无法弥补 她所犯下的错误,再多的后悔,也改变不了已成的事实!
 
     ***    ***    ***    ***
 
    深夜,本该是睡觉的时间,小菁却出现在楼顶。
 
  微凉的风吹佛在身上,很舒服,可是小菁却一点也无法享受,她的脑海里, 只有翎当时的表情。
 
  她走到墙边,手搭在墙上,一撑一蹬,便跳上了围墙。小菁在围墙上站着, 任凭瘦弱的身子在风中摇曳。她并没有害怕,也没有犹豫,而是想到了翎,她最 要好的朋友。想起以前在一起快乐的事、悲伤的事,还有……对她的怨恨。 
  「对不起……」说完最后一句话,小菁轻轻一跃,呼啸而过的风声,快速地 播放着她短暂的一生。
 
  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幼小的身子笔直地堕落,越来越快。「磅」的一声,绮 丽的粉红洒在地上,浓稠的深红渐渐晕开。
 
    诡异地扭曲着的躯体,在告诉所有人一件事——她,坏掉了!
 
     ***    ***    ***    ***
 
  翎出现在小菁的告别式上,她本来不想来的。她和她是同学,她和她是别人 眼中的好友。她,不得不来。
 
  小菁的母亲看到她,向她走了过来。「妳……!妳到底对小菁做了什么?为 什么……」
 
    长辈的问话应该是要回答的,可是翎完全不理不睬。
 
    「是不是妳?是不是妳害了她?!」
 
  原本不想理会任何人的翎,被这句话刺伤而起了反应。「我那里害了她?是 她害了我!」
 
  充满怒气的反驳,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人,怒气中充满无限委屈。一时间,大 家都产生一种错觉:眼前的女孩远比躺着的那个更可怜!
 
    巨大的声音在人群中爆开,带来的是寂静。静,却不是丧礼应有的气氛。 
    尴尬。
 
  小菁的父亲走了过去。身为男人,身为一个父亲,他负起该负的责任。他将 翎拉到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地方。
 
    翎从以前便对小菁的父亲很有好感,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小翎,能告诉我怎么一回事吗?」
 
    翎想了想,住了口,她不愿将那个羞耻的秘密说出口。
 
    小菁的父亲叹了一口气,道:「妳和小菁都一样,什么也不愿说……」 
    「我不知妳们是怎么了。」
 
    「可是,妳知道吗?」
 
    小菁的父亲拿出了一张纸,翎接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小翎」被泪水弄皱的纸上,歪斜的字体,模糊地躺在上 面。
 
  「她什么话也没留下,只留下这张。身为父母的我们,她什么话也没要说, 只有妳……妳知道,她有多么希望能得到妳的原谅吗?」
 
  翎的泪水,让那张干了的纸再次湿濡——简单的几个字,传达的是最真诚的 感觉。
 
  小菁知道无论如何,翎都不会原谅她,也没乞求能得到翎原谅,这张纸,只 有满满的歉意。正是单纯的歉意,让翎感受到了。
 
    「对不起!小菁!对不起!」
 
    泪水,不受控制地落下。
 
    对小菁,翎不再有恨。
 
    小菁的父亲轻轻地抱着翎的头,让她尽情地宣泄。
 
    「身为妳的好朋友,我却只想置身事外。我也有错呀!」翎心里这么想着。 
    「我不会再这样了,小菁!妳回来呀!」
 
  无声的祈求是那么诚肯,是那么专注。可是,这个愿望,连上帝也没办法帮 上忙。
 
    终于,翎抵不住悲伤,哭晕了过去。
 
     ***    ***    ***    ***
 
  失去了一手调教的小菁,男人觉得可惜,却没有丝毫愧疚。还活着的翎,担 起原本小菁的工作,成为男人的玩物。
 
  男人一点也不担心被发现,因为翎乖乖地依照自己的命令,任凭他玩弄。今 天,粗大的阴茎如同之前,进出着稚嫩的幼穴。
 
    「啊……」一声诱人的娇呼,让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这声音是?」一定是听错了!男人企图说服自己。他望向女孩的脸, 心下一宽。
 
    「叔叔,妳怎么停下来了呀?」女孩的声音否定了他。
 
    没错,是她的声音——是小菁,一个死去的人!
 
  男人想逃,可是恐惧瘫痪了他的四肢,全身软得没有一点力气,可是阴茎却 相反的勇猛,好像全身的气力全跑到了那根上面。男人连想抽身都无法。 
    「妳……妳……!」
 
  「叔叔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呀?真无情!……」那满是委屈的脸,确确实实是 翎,可是声音却是不折不扣的小菁。
 
    男人张大了口,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
 
    「人家好想妳说……」
 
  娇媚的语调,本该能令任何男人亢奋不已,但对这时的他来说,只是更深的 恐惧。
 
  「叔叔好讨厌,怎么都不动了……妳一定是想要人家自己动,这样子好丢脸 哦。」女孩的话和动作完全不符。她反过来将男人推倒,坐在男人的腹上。过程 中,小心奕奕的维持和男人的连结,好似深怕它一溜出去就会不见似地。 
    「我要动了哦……」她用恶作剧的模样说道。
 
    男人没有回答女孩,女孩也没理会,自顾自地在男人的身上动了起来。 
    「叔……叔叔在我里面,好……好舒服……」女孩的手也没停下来,不时的 
  逗弄着乳尖和下体,为自己带来快感,性感的模样和稚嫩的外表,绘出强烈 反差的美。可惜男人无法享受。
 
  女孩扭动着身躯,不停地榨取着男人,男人死命的抵抗,不过,那是没有用 的挣扎,年轻的身体拥有致命的吸引力。即使是那样,要他奉献出生命的精华也 不是那么容易,女孩必需有所付出,她知道。于是毫无保留,她尽心尽力的服侍 着那宝贝,用她最私密的地方。蜜穴用高级的技巧按摩着肉棒,一下、又一下。 
    受到礼遇的男人,却像被强暴的女孩般惊叫着:「不要……不要!」 
  女孩明白男人的状况,知道男人到达临界。在快感中被消磨的力气,慢慢地 集中,她要用最后的力气进行冲刺。瘦小的身子上、下地摇动着,比原本还要更 快。
 
  女孩用力坐下,一个没控制好,龟头重重的顶住子宫口,刺激太过强烈,使 她的身子不禁一软,不过,她还不能休息。她打起精神,撑起身子,用最后的一 点力气,不要命地动着身子,一下、又一下。
 
    终于,男人喷发了!
 
  一直苦苦支撑着的女孩,也在一波波的射精中获得高潮,灼热的液体,似乎 把她的骨头给融化了,她娇呼一声,软倒在男人胸前……
 
    这时的屋内,只剩下女孩的喘息声。
 
  女孩的喘息渐渐平复,屋子里也随之静了下来,听不到半点声音。趴了许久 女孩才恢复体力,她撑起身子,离开了男人,随便地擦拭下体后,便摇摇晃晃地 移动身子,在屋子中搜索。
 
    最后,她找到了束缚着她们的东西,穿上衣服离去。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