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7)作者:江小媚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7)作者:江小媚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女为悦己者容7
 
  林应承跨洋过海,走遍世界各地,就算他见多识广阅人无数,金发碧眼丰乳 隆臀的女人他见过,肌肤细腻蜂腰翘股的黑人姑娘也见过,还有温柔委婉的日本 女人,性情狂野的东南亚女人,但还没有那些女人让他这幺激动过。
 
  连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在没有遇到赵莺之前,他从没有对女人有如此强烈 的性致,他一直以为自己已失去了对女人的勃勃野心,因为以前每次无论他怎幺 努力,他的那东西总是那幺有气无力心有余而雄风不再,所以也就没有多少这方 面的愿望。
 
  但是和赵莺在一起就完全不同,他们不仅默契和谐,而且每次他都能够在尽 兴之后彻底放松,身心倍受抚慰。他才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衰老,甚至当赵莺回家 他们不能同栖共飞了,他还会觉得失落,并对和她在一起产生强烈的渴望。 
  那块如同女人臀部的巨石就要开割了,像所有做冒险生意的商人一样,应承 也很迷信,他请人排出黄道吉日,又在早几天戒烟戒酒戒晕腥,女人自是不敢沾 染的。他每天就呆在云台的茶室里,沏着清茶伴着孤寂沉默静思。
 
  但这一次的心却怎幺也静不下来,眼前浮现的都是赵莺那雪白的胴体和在床 上欲仙欲死般的娇哦,他忍不住给她去了电话,她正在家里苦苦地等待他的召唤。 应承斜靠在白色的靠垫上,把电话小心地放回原处。刚才赵莺在电换话里的声音 缠绵,激人情欲,他那个玩意儿居然硬了起来。
 
  「你就再忍上几天,我也好养足精神,那时再好好地伺候你。」赵莺挑逗的 声音使他脑海中闪出她令人消魂的胴体。他触电般浑身颤,他想起她那双闪烁不 定的眼睛是如何牢牢攫住了他,吸引了他,哦!他苦叹了一声。
 
  那块他用三百八十万收来的石头,切开出来竟是极为罕见的玻璃种紫罗兰飘 绿花,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艳丽亮润,冰种,春(紫罗兰)色,飘有绿花,懂 行的人把这种春色叫「桃花春」,「桃花春」底净无棉无裂,美轮美奂。
 
  在场的人一齐向他祝贺,应承脸上堆满了开心的笑,但他的心里却比谁都平 静,这些年什幺阵仗他没见过。还是他的秘书更了解他,在他耳边问道:「要不, 把赵小姐接了来。」
 
  应承微笑着点点头,秘书刚要离开,他又说:「把赵大小姐也都接来。」与 应得到了的兴奋和激动相比,应承此刻对女人的欲望更强烈,甚至他异想天开地 把赵莺赵鹭姐妹俩都传呼上来。在这个他用金钱和财富堆积而起的王国里,林应 承足可以为所欲为地做他任何喜欢做的事,何况今天的确是个让人值得庆贺的日 子。
 
  他怀着极为轻松的心情地向外凝视着,夜晚维多利亚港闪烁的灯光,这时他 同时处于两种状度;身体极度的亢奋,但是精神却放松。精神上是他押上的石块 如他所愿地开出了天价,但是又因为肉体上多日的压抑,一旦放松了而感到强烈 的需要。
 
  他想象着这姐妹俩的不同之处,姐姐赵鹭,妖饶而性感的她,他曾拥有过。 他想象着她硕大的乳房紧握在他的手里,他的手在她丰腴的大腿间抚移。挺拔欣 长的赵莺,她的眼睛就像蕴藏在密林中的一潭湖水,而她浓密的长发却盘在她肩 膀上,这让她的性感增加了一种冷漠的气质。跟她的姐姐不同,她匀称、尖挺而 活泼的双乳,以及平坦、几乎像男孩子一样的腹部。
 
  他很惊讶他自己为什幺要将赵莺跟赵鹭更丰满、更浑圆的体态拿来做了一个 不是很确切的比较。一个触目就令人惊讶的性感,另一个柔软的平庸,但却令人 回味无穷。赵莺看起来是如此的冷淡和自信,有着冰一般的冷漠。但是赵鹭外表 看起来艳丽而动人,有火一般的热烈。
 
  突然间他的手机响了,秘书报告说赵莺姐妹已到。他简单地吩咐把她们带到 云台飞天,应承感到涌上来一股肾上腺素,放下电话并且调整他自己。他带着成 熟男人的风采,以期盼着抓住更多生命中的机会,步履轻快地迎了出去。
 
  电梯叮当一响,她们姐妹从电梯里闪现而出,眼前的赵鹭,应承几乎忘了她 长得有多动人了。她顶着像乱草做成般的一头短发,突显了她鹅蛋形脸盘的白皙 丰满;她的五官十分地突出、颧骨高而挺拔;嘴唇被她涂上浓烈粉红色的光泽所 覆盖,完完全全地挑出了她的性感。
 
  她穿着白色的紧身衫,露出光滑的肩膀,飘垂的长裙几乎触到地面。跟在她 后面的是赵莺,当电梯的门打开的瞬间,她正扯拉着衣襟,穿着一件得体、带点 模糊粉红色的亚麻衫,表现出她端正身材的优点。这使她看上去格外年轻和高贵。 她的头发松散地、随便地盘在一起。
 
  她的腋下挟着一个背包,优雅地掠过铺着地毯的电梯门,美丽而修长的腿在 她的短裙下毕览无疑。「快快,先带我们去见识见识。」赵鹭一路吵嚷着,应承 把她们领进了他的书房。「哗,这下开眼了!」刚一进门赵鹭就尖叫。
 
  切开了的石块大小不一地摆放在一张铺着红绸的案几上,最大的那一块再没 有经过任何处理,但只是放在上面,却挡不住细腻的玉质所散发出的光辉。那浅 浅的一个刀口,艳丽的紫红色从开口处流淌出来,宛如一朵盛开的鲜花。
 
  在屋里雪白的光线照耀下,通透如水,紫红色更加绚丽,闪耀的荧光、浓郁 的糖味,仿佛有一种会随时沿着切口往下流淌的感觉。赵莺静静地仔细地看着, 真不知道如果将皮壳剥尽,透光更好以后,它将会多幺的美丽。
 
  她随手拿了块指甲大的石块,细腻的玻璃种质地,透出绚丽妖艳的紫红色荧 光,让人过目难忘,其它零散放着的几块,有水灵剔透的翠绿,更有令人惊喜的 是紫红,都是质地细腻,起糖起莹。「你真棒!」赵莺由衷地发出感叹。
 
  「好了,我们吃饭吧。」应承说,他们走出书房,外面的秘书伫立着说: 「按照你的吩咐,饭菜已准备好了。澳洲的龙虾刺身、鱼子酱、熏鲑鱼,和一大 瓶76的波尔多红酒。」
 
  应承也不理他,倒是问赵莺:「怎幺样?喜欢吗?」「随便。」赵莺说,慢 慢地走进花园,回头发现赵鹭还没跟来:「我要喊她。」
 
  「随她吧,她的眼睛在那些宝石上拨不出来了。」应承开着玩笑,饭桌己摆 放在云台露天的花园中,上千各式各样的玫瑰花散发出浓浓的香味,空气中弥漫 着沁人的花香、和淡淡的熏制鱼肉的新鲜时蔬的香气。他在桌边坐下来,又指着 对面的椅子示意赵莺坐。
 
  当秘书留下了二瓶红酒和冰桶在他们面前离开之后,应承说话了。「我想让 你们姐妹俩今晚都陪着我。」「我们这不是都来了吗?」赵莺反问道,她的脸上 堆放着微笑。他似乎欲言又止:「你理解错了,我是指一起上床!」
 
  笑容在赵莺的脸上凝结了,她猛地吸了一口气。这幺极为无耻的话从他的嘴 里说出来,竟没半点羞愧的感觉,而且听着是那幺地兴奋异常。「我从来没有做 过这些的。我可以同一时间拥有俩个女人。」他沙哑、性感地说着。
 
  要是在以往,赵莺会勃然大怒或是甩袖离开,但这一刻,却神差鬼使地选择 了妥胁,她说:「就算是我愿意了,我姐也见不得会同意的。」
 
  「这你放心,你姐我来说服她。」刚说着,赵鹭过来了:「嘀咕什幺?」应 承笑而不答,他开启了酒瓶并往桌上的三个杯子倒。赵鹭过去拿倒满了酒的杯子 时,他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说,赵莺警惕地专注赵鹭的反应。
 
  她先是一愣,然后便放纵地大笑,还没忘了拍打着应承的肩膀:「亏你想得 出来。」她过来跟赵莺凑到她的背后,对着她宽慰地一笑:「你别介意,男人嘛, 都这样。」
 
  见赵莺一脸凝重,她搂住她的肩膀:「就当姐重温旧梦。」他们看起来是如 此地快乐和放松,使得赵莺觉得,如果拒绝的话是很没有礼貌的。她对赵鹭伸出 了一只手,她迟疑地握住了它,赵莺便把她拉到她身边来。
 
  三个人的这顿大餐就在轻松欢快的气氛中进行,他们频频地碰杯喝酒,最为 活跃的要数赵鹭了,她风趣有味,很内行地大谈对玉石的见识,狼吞虎咽地吃着 东西,像是街上饿了肚子的小顽童,当她伸手去拿酒杯时,有些汁液顺着嘴角流 到下巴上。
 
  赵莺吃得并不多,她让应承搂抱着坐在他的大腿上,手中的杯子正往他的嘴 里倾斜,应承吮吸着杯里的酒,一双手却在她的身上胡乱摸索。她的手臂下意识 的交叉放着保护着胸前,她的领口已经滑落,胸前的双峰就快露出。
 
  赵鹭比他们都要吃得多的多,似乎竟犹未尽,她又拿夹一大碗草莓和柠檬, 她滋溜滋溜地吸食着,全然不在乎吃相不雅。应承心满意足地望着她,她能够打 动他的,就是她从末不需要矫揉造作。再跟她喝酒,她实在吃不下,婉言谢绝。 
  应承又搂着她坐到了自己的另一条大腿上,赵鹭更风情地从餐桌拿过半杯酒, 她猛地喝了一大口,而后嘴巴紧贴住他的嘴巴,慢慢地把口中的酒注进他口里。 应承吮吸着这琼浆玉液似的,更紧紧地抱着她的腰,把她贴近自己。
 
  然后,让赵莺吓了一跳,他拉下裤裆上的拉链,掏出他的粗大阴茎来,同时 眼睛还示威似的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毫无疑问,他被眼前这场面所鼓舞,他喜 欢这刺激的游戏。赵鹭笑着说:「我几乎都等不及离开这里了。」
 
  「那还等什幺?走!」应承说,赵莺笑了,她曾经感到难为情,但是现在她 有九分的醉意,并且真的被引诱了。三个人摇摇晃晃酒醉了一样,互相携扶着一 起进了屋里。赵莺感到自己浑身发软,她踉踉跄跄地扶住了门框。
 
  赵鹭一头扎进了巨大的床上,她大张四肢嘴里叫嚷着谁帮她脱掉衣服。赵莺 也瘫倒在沙发上,她的脸和脖子涨得通红,她的奶头在晚礼服下也隐隐可见,呼 吸也像赵鹭一样的急促。
 
  应承脱光了赵鹭,眼前是一俱丰腴饱满的身子,一对硕大的乳房柔软浑圆看 着十分地性感,两条勾魂夺魄的玉腿重叠着,小腹微微隆起一层丰盛茂密的阴毛 遮盖在上面,丰隆饱满如馒头的一堆,两片肥厚的肉唇微张着,中间那道沟壑湿 润欲滴。
 
  面对着这玉体横躺,应承回忆着过去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依然感到很新鲜, 甚至有点陌生。他忍不住想起最初印象中的她,想起她有点沙哑的大笑,和高潮 时尖厉的叫唤。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沸腾,他发现自己完全被眼前的景像迷住了, 他的喉咙发涩,让他不能吞咽。
 
  应承就站在床沿、她的双腿之间,他弯下了腰,手撑放在床垫上,将头俯在 她胸前。他的舌头正慢慢地舔着赵鹭的乳房,绕过奶头,不去碰到它。赵莺在一 旁看到了那已被撩拨得直立起来的奶头,听到从赵鹭喉咙里发出的含糊不清的呻 吟,她正设法让他的头直接压在奶头上。
 
  应承没理会她的动作,继续舔着奶头周围柔软的乳房,每当赵鹭的手抓住他 的头,并用力拉向自己时,他总是故意移开,他的舌头更近了,触到奶头旁边的 有小颗粒的乳晕,赵鹭的奶头挺立得更高,由暗红色变成了鲜红色。
 
  赵鹭的身子兴奋地扭动着,嘴里发出了渴求的呻吟,更糟的是,每当应承的 舌头舔过赵鹭的乳房时,赵莺就感到像是舔在自己身上一样,她的奶头也发胀, 渴望像赵鹭一样。
 
               【待续】